我对黄河口的别样情感

湿地中国  http://sdzg.forestry.gov.cn2017年10月16日来源:湿地中国
【字体: 打印本页

  

人和人的相遇是一种缘分,其实人和一个地方相遇也是缘分——有些地方,你看一眼就会一见钟情。东营就是我一见倾心的地方:她的辽阔,她的清爽,她的厚朴的民风,让我从心里爱上了她。

1989年初,我从东北调到了黄河三角洲的中心城市——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工作。东营是在黄河三角洲昔日荒凉的盐碱地上平地拔起的一座省辖市,建市于1983年10月,也是中国第二大油田胜利油田所在地。据水文资料记载,黄河口多年平均径流量420亿立方米,多年平均输沙量12亿吨,使约40%的入海泥沙在河口和滨海区“安家落户”。平均每年造陆31.3平方公里,每年可以创造4万亩左右的土地,所以也被称为共和国最年轻的土地。

一来到东营,我就发现浩荡的黄河口,真真的天宽地阔,一望无际。那无垠的渤海、奔腾的黄河、浩瀚的莽原深深地吸引着我,那林立的井架绵延数百里,更使这浩淼的荒原上呈现着勃勃生机。这里的海岸线长达350公里,滩涂面积12万公顷,素有“百鱼之乡”和“东方对虾故乡”之美称。那黄河之黄、那草原之绿、那大海之蓝,在这片土地上绘制了一幅多美的画卷呀!而更加吸引我的,是这里人的淳朴厚道,不到1个月的时间,许多人就成为了我的朋友,我们一起游玩,一起到河海边品尝美味,收获着把酒临风的快意、采菊东篱的怡然,那种“相逢何必曾相识”的感觉太好了。我的家里总是人来人往,时令菜蔬、海鲜野味,不时有人送上门来。我迅速地找到了友谊的落点、真诚的落点,我的心不知不觉地阔大起来了,就是拥有了这些朋友,我的异乡生活居然像过节一样快乐!

每逢节假日,总有朋友开车带我和家人出去。黄河入海口北侧的孤岛镇是我们最常去的地方,这里距离我居住的河口也就三十几分钟的车程,这里拥有达20万亩的人工槐林,挡住了肆虐的风沙,改善了生态环境,并成为黄河三角洲美不胜收的景点。槐林最美的季节是在暮春,花开时节浓香四溢,蜂飞蝶舞。放眼望去,遍树花蕾串串,雪白无暇,沁人心脾。大约是1992年,市文联在槐花盛开时节的孤岛举办了一次笔会,我有幸参加。这也是我第一次走进槐花林(我以前生活的地方没有槐树),和文友们置身于槐花的海洋,感觉恍若人间仙境。后来东营文联年年举办“槐花笔会”,2012年开始,东营还开始举办“黄河三角洲湿地槐花节”,我能想象得到是多么壮观。

我喜欢看黄河故道。携带着滚滚泥沙的黄河,以善决、善徙而闻名,在数千年的决口和改道迁移过程中,创造了复杂的故道体系。记得朋友告诉我,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”这一句民间谚语,来源就是从前黄河河道不固定,某个地方原来在河的东面,若干年后,因黄河水流改道,这个地方会变为在河的西面。后来人们用这句话比喻人事的变化无常。有人把黄河故道比喻成一个故道人的身躯,茫茫沙土之下,埋藏着无数曲折苍凉的故事。

黄河口的春天鸟语花香,空气中散发着馥郁的泥土气息,万物都在自由自在地生长;夏天,芳草萋萋,一片青葱,绿野碧空相接,芦湖苇海绿波荡漾;秋风送爽的时候,到处是蓬蓬松松、白花花的一片,风乍起,苇絮随风在天空悠悠然地飘飞,真真的"芦花飞雪",大雁在空中掠过,让人浮想联翩;冬天的大地,是那样凝重苍茫,与碧空交相辉映,倍显乾坤之廖廓。

黄河口的四季色彩无论怎样变幻,都是纯净无瑕,明亮耀眼!

记得20世纪90年代初第一次去黄河海港,沿着长长的,宽宽的引堤漫步,只见堤南的海水是一片黄色,而堤北的海水是一篇蔚蓝,可那无垠的蔚蓝中也有一股炫目的黄色浪涛在起伏,如一条巨龙在蜿蜒、逶迤,不见头,也不见尾,真真是一种奇观。原来,那堤南黄色的海水是因为轮船的开动搅动了黄河如海带来的泥沙,而那蓝海中的黄色波浪正是黄河入海留下的奇观。河海刚交汇时,要切磋,交融,开始时还真是“海水不犯河水”呢!经过一番了解,最后才达到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!黄昏降临了,只见堤南的海面,犹如一幅巨大的黄缎,柔和而舒展地平铺着,而堤北碧蓝碧蓝的海水,那么秀美,那么淳厚。红红艳艳的晚霞映照在天地之间,渤海湾是那么的灿烂美丽。

大约10年以后的秋季,我随朋友们乘船用时40多分钟进入过真正的黄河入海口,我以为此时一定能看到海水与黄河那一道美丽震撼的蓝黄分界线,实际船开不到海河分界线的地儿,眼前只有河水的黄色,从黄河海港看反而更清晰些。

我在这座我热爱的城市工作生活了5年半之后,偶然的机缘又使我走向了深圳,那时候,我并不知道自己以后要长久地留在深圳,我总想自己很快就会回到黄河口去,去享受那如风雪中烤火般的友情……

意想不到的命运让我留在了深圳,可我对黄河口的思念愈发浓郁。有东营的朋来到深圳,都是我快乐的日子,而我几乎每一两年都要回东营一次,在那与友人短暂相聚的日子里,那最是热烈、最是深情的友谊把我的心照得比阳光还亮……如果长时间不回东营,我就会感到心神不宁。

每次回去,我都会发现东营逐渐发生着变化:新楼幢幢、马路宽阔,宏伟的广场、密布的公园,足见这座城市设计者的大手笔。听说,东营的城市建设就是突出“大空间、大绿地、大水面”的特色……这座年轻而活力四射的新兴城市,真是有着黄河旷远凝重的文化韵味。

有一年10月,我又回东营。一个周末,我们一行11人开着3台轿车驶向了黄河口。只见蜿蜒的黄河故道,草木繁茂,一人多高的芦苇,组成了茫茫的苇海。而那高高的石油井架、数不清的采油树,则在抒写着生机勃勃的诗篇。尽管我已不止一次来过这里了,但我还是充满了新鲜感,一路上,我忘情地向车窗外了望:那黄河口的土地,像蓝天一样广阔,那莽原的深秋,托起了一个五彩的原野,那宽阔视野里的蓝天、白云、芦苇荡、红柳林,与那一汪一汪的水洼,构成了“天苍苍,野茫茫”的独特景观,在这苍茫无际的风景中穿行,真是心旷神怡呀!

我们攀登上了苇海深处的瞭望塔。站在上面登高远眺,风吹草低,天苍苍,野莽莽,如入梦幻之境。我看见即将流向大海的黄河静静地流淌在两岸的芦苇、红柳之中,时值深秋,黄河两岸的草场、芦苇等植被种类层次分明,深绿、浅黄、深黄、绯红等,活生生一幅油画……

令我吃惊的是,黄河最后的行程竟然是心平气和的,一时间,我感到黄河从发源到入海如同一个人的一生一样:少年是柔情的,青年是威猛的,中年是成熟的,晚年是安详的。此刻的黄河以沉稳的步履走入大海,不也是迎接一种新生吗?

养育了中华民族的母亲河真是伟大的,她一路流来,一路造福,在融入大海的最后行程里,留下了丰富的自然资源:1992年建成的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面积1530平方公里,野生动物达1524种,是野生动植物资源的“基因库”,是鸟类理想的家园。是珍稀、濒危鸟类迁徙停留的“国际机场”,被联合国列为世界13大湿地自然保护区之一,入选“中国六大最美湿地”,被批准为国家级4A级旅游景区。这里拥有世界上最年轻、最完整、最典型、最壮美的湿地生态系统,具有唯一性、独特性和不可复制性,是难得的世界级旅游资源。

从瞭望塔下来,大家情不自禁地扑向了苇海,眼前那广袤无垠的景象,美丽得无与伦比,听着草木在我的头顶婆娑地歌唱,看着红柳绯红的亮光,闻着黄河湿润的气息,那种怡然自得的陶醉,无以言表。

从黄河岸边,我们又驱车奔向了一处叫“红地毯”的地方,一进入“红地毯”,我就惊呆了:那是何等壮观的景色呀,目光所及之处是清一色的红褐色,这红褐色是黄须菜(一种野菜)在秋天的颜色,也是红柳在秋天的颜色,黄须菜的红覆盖在大地上,红柳的红招摇在枝条上,那无边无际的红在阳光下闪耀,红得纯粹、红得发亮,红得极为干净浓烈,那种视觉的冲击力让人有点眩目,就像是来到了久久追寻的世外桃源,一切都忘记了,只有自然和人……

蓦地,我看见几只大大的白鹭,慢悠悠地在“红地毯”上散步,而天空上还有十几只白鹭在绕着圈子飞翔,天穹在它们矫健的翅膀下愈发显的永恒和苍茫。

看我陶醉的样子,一个老友自豪地对我说:“你我都去过香格里拉,你看看,黄河口的景色一点也不比那里差吧?”我连连点头,心里悄然有了一个主意,那就是在适当的时候把深圳的文朋诗友带到黄河口,我相信,看到黄河口的辽阔与磅礴,一定会唤起他们无可遏制的创作欲望来。

 

蔡秀文:

女,曾在黄河口地区生活工作多年,现居深圳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深圳市福田区作协副主席。已出版散文集《微笑的情怀》《没有翅膀的飞翔》《万水千山总是情》《秀庐漫笔》;报告文学集《大爱辉煌》等。曾获“精品工程奖”、广东省报纸副刊奖、深圳新闻奖、全国报纸副刊一等奖等。

 


作者:黄河三角洲